杂谈

生死之间

840 2023-04-26 21:52:00

时年三十六(周岁),以为只是半生。不曾想却有戛然而止之势,能否再续,毕竟尚且未知。不愿作悲观状,却也不得不做坏的心理准备。虽说此前诸事,对于死事有过思考也因此略有看淡,终究还是会有些落差。或先忧虑一番,后续再自我心理建设!

三十而不能立,反为家中添出许多愁;上愧父母诸长辈,下不能周全两侄成长,中未能尽兄弟兄妹之谊。竟是如此无颜,如此无奈。

所忧者,前事已令白发者心力交疲;今再遇此,如何承受得住?所虑者,两侄年幼,白发者全心照料已劳心费力,何以为续?所以忧心者,两侄尚幼,未来诸多不确定性,能否健康成长?所虑者,两幼会否因变故而影响心理?所虑者,兄妹因此之压力及心理?所以忧虑者,国之大势彷徨,大环境带来的不确定性,将来者的处境更令人迷惘;不能看着长大,更有诸多不安。

至于挚友亲朋,不能把酒言欢,虽有一憾,然各自有安顿,自不必我多虑。

如此件件桩桩,万不能就此而去。至少再借10年!!!此即心理建设之源。

只别是徒增压力,而无丝毫助益。

时二零二三年二月二三日晚七时许。